•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八岁那年的玉米地

确切地说,那年我还不满八岁。那一年,父亲在城里上成人中专,弟弟只有六岁,家里所有的农活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而母亲偏偏又常年体弱多病。

那天夜里,我是在睡梦中被母亲从床上拎起来的,母亲将我的脑袋敲醒后,不到十秒钟,我又进入了甜甜的梦乡,在梦里吃着偷偷用家里的啤酒瓶换的五分钱一支的冰糕。等母亲第二次气急败坏地把我从床上拎到地上,我才意识到又有重大行动了。(剩余2429字)

畅销排行榜
  • 踩藕
    少年文艺 2018年09期

    少年文艺

  • 少年文艺 2013年07期

    少年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