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劳作

我并不比一只蜜蜂或一只蚂蚁更爱这个世界

我的劳作像一棵偏狭的桉树

渴水、喜阳

有时我和蜜蜂、蚂蚁一起,躲在阴影里休憩

我并不比一个农夫更适合做一个诗人

他赶马走过江边,抬头看云預感江水的体温

我向他询问五百里外山林的成色

他用一个寓言为我指点迷津

如何辨认一只斑鸠躲在鸽群里呢

不看羽毛也不用听它的叫声

他说,我们就是知道

——这是长年累月的劳作所得

(选自本刊2018年第2期“首推诗人”栏目)

邹汉明品读:

我很想把冯娜诗中的“刺猬”读成一个以赛亚·伯林“刺猬与狐狸”意义上的隐喻。(剩余43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