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有美的能力(八首)

老灵魂

一颗老灵魂,既不肯拐弯,也不肯脱身

忙了大半生还在路上行进

它要驾驶着这副皮囊,在人世漫游

像一个老司机,左冲右突,游刃有余

我只有随遇而安,仿佛坐着老摩托兜风

好歹也有大把风景过目

偶尔到湾里山头打尖,喝林恩下午茶

念一节破诗加餐,又回红谷滩晒太阳看赣江

沙井的树木已熟悉了这条残败身影

脚上的大头皮鞋,沾满了黄昏的灰尘

致 谢

我知道

你是在令我成长

令我不再祈求

他人的光泽

而让自己发光

即使是微弱的

也很倔强

也能头顶一片

小小的星芒

而不必借助太阳

你使我明白

我有能力

证明自己存在

有能力照亮自己

区别于他人

这已足够了

谢谢你

我有美的能力

我有美的能力

必将它转向博大

而不再计较于小辞

如果山河是可以吃的

小鲜的烹饪法

束之于壁

闲下来的流水

自当毋须多言

我有美的能力

也要藏之于海晏

不会轻易示人

而耽于炫技

如果与虎谋皮

拆骨浸酒

抱朴的美学

必趋之于毁灭

我有美的能力

人间修辞早已齐备

我以汤勺而取

上帝不该予以责怪

我以庸人之心趋之

还之以拙

就是对美的尊重

而不事雕虫

施于挽弓的巨臂

无用帖

为了证明自己没用

我不去挖泰山

再厉害的锹也挖不动

再大的箩筐

也挑不走

这比写诗还没用的活

我绝定不干

为了证明自己没用

我不打算从高楼跳下来

我没翅膀

也不是仙人

一肚子秽物太重

我只认电梯

上一百层也得靠这个

我是有局限的

为了证明自己没用

冬天我就不打赤膊了

我又不是老周

他练过气的

满身功夫

寒暑都怕他

不像我,夏天怕热

冬天怕冷

恕我今天过小年

也要烤火了

不 装

那些大而无当的诗,我决计不写

那些虚张声势的伪饰之词,让它见鬼去

我在诗里没有谎言,写诗就是做自己

没法拿灵魂做任何交易

没法做沽名钓誉的大师

在粗糙的生活面前,我放弃精致

在众声喧哗的合唱中,我不会妥协

而如果是爱,我会以全部才华去争取

而如果是美,我会掏出吝啬的赞词

我对吃喝只能回报小诗,这是食堂里的江湖

厕所里的庙堂,我会全力以赴

我决计默默无闻,辞海山深

没法收徒弟,写诗就是以天地为师

把江河湖海当镜子,你惭愧什么都不是

只有良知就够了,只要不装就成

小离别

把你留在京都,我却带着暮色归去

内心早已苍茫四起,树上挂着的思绪,

没一缕是白费的,霜重露浓

夜晚来了,车越驮越重,司机也费劲

多少道路对我也是多余

因为它正通向你相反的方向

报恩帖

我不相信谁与我有仇

你磨刀霍霍也没用,我不干对手这活

可有些恩,却是要认的

比如上天之厚,父母大恩

还有贵人,我就不能无动于衷

又恨无以为报,我不能准备一份大礼

把泰山送给老天,我又不是泰安县领导

我只能孝敬父母了,就他们当天吧

可我惭愧得很,无非每周去看望双亲

更多时候是空着双手,说一会话就回来

父母好,我就心安,我报答得了他们什么呢

内心常常大雪纷飞,模糊了视线

我还是有贵人的,那些帮我爱我的人

我每天都在心里磕头,为你们祈求平安

暗中告诫自个,加倍地爱你们,我就宽厚了

拿泰山来,也不换,还嫌挡道

我就为你们夜里打打灯笼,螢火之光

照着谁,是给谁报恩的

不辞帖

年轻时也想过远走他乡

现在只想身着布衣,呆在南昌,

巴黎当然很美,香榭丽舍大街搬不回来

也就由它了,伊斯坦布尔想去看看

也就是一张机票的事

布宜诺斯艾利斯,暂且留着

存在博尔赫斯的短篇里,上厕所就读

大马士革是个好名,城堡像一张脸

北京是不愿多呆的,水土不服

浙江宾馆對面那家店的包子好吃

比八里庄的火烧牛多了

可还是不如南昌珠宝街的猪血粉

上海,香港都还喜欢,广州茶点不错

可要虚度光阴,还得呆在故乡

虽然满肚皮不满,跟那些名都一比

屁也算不上,我还是把它当作首选

这里有我父母双亲,纽约没有

一个表弟在华尔街做总裁,十年才见一面

这里有妻儿姐妹,伦敦谁也不跟我沾亲帶故

这里有我笑骂由之的江湖腻友

说声咱们一块老去,也没有二话推辞

作者简介:程维,1962年生于南昌,著有诗集《妖娆罪》《他风景》《古典中国》《纸上美人》,长篇小说《皇帝不在的秋天》《虚鱼》《双皇》《海昏:王的自述》《浮灯》,散文集《南昌人》《画个人》等。(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