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一只雁,如此漫长地缺席

一只雁,如此漫长地缺席,我不知失去飞翔的羽翼在宿命的阴霾里还能坚持多久。

时光是一位临风而泣的老猎手,他要将尘世的词语从沧桑的岁月遣返,而我们的思想首先要遭到质疑。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怆呀,飞翔和沉思一直就在智慧或生命体内喧嚣,从没有忘记带给我们光明的启示。

然而,一瓣雪花的轻,就能承载我的弱小;一线细水的浅,就能淹没我的生命。(剩余27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