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张铎瀚的诗

鹭鸶隐

即目春暖,人迹繁多,闪光灯里焕生新葳蕤。在排岭的后半夜,鸟的骨殖从此东南飞。湖水 自有其恶政,把黑金的草木

催熟,令异乡人把持播音腔去诵读呛蓝的水土。

“他年皆是戏中人。”烟火大会上,仅仅事务

性的一瞥,戏剧

已在欢喜变革的靶心饮弹自尽。地图的大后

方,不知名的怒山水

频频抖擞,还有看不见的鹭鸶,引得嗜酒的竖

子们悲歌、做爱、打游击,

肠道一个风雷急转,就欣赏阁下呕吐时的侧

颜。(剩余224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