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灵魂指认的方向(组诗)


打开文本图片集

新巴尔虎

新巴尔虎,牛羊隐入

荒草的暗影

山的輪廓,变得飘忽不定

现在,灵魂犹如一株草

静默在幽暗的低处

稍晚时,月亮会出来

群星也会呼啸而至

生活在太平盛世

作为一个懦弱的人

我懂得,恪守命运的秘密

世道险恶,江湖难测

我凭感觉,混淆在人间

更多的愿望,都已蹉跎

我对自己说:新巴尔虎

不像传说的那样美丽

夜晚风很大、牧场重复着

无边的寂寞,暮霭深处

牧人沉睡,万物苍老

一切显得稀疏平常

暗 夜

荒野寂静,提灯人

行进在草丛中,借着微弱的光

他小心翼翼,走近一块墓碑

紧张地盯着,一幅褪色的照片

昏黄的光泽,映出女人

妩媚的微笑,提灯人

一手抚摸着尘世的渴望

一手揉搓着石碑的裂痕

夜色辽阔,细碎的月光

由稠密的树叶间,漏下

倏忽一声,乌鸦的尖叫

打破了,丛林的宁静

巢穴中的飞鸟,屏声敛气

只有风,和月光一起跑

请原谅时光吧!碑石上的字迹

被风雨磨得凹凸不平

提灯人,失魂落魄地低下头

恰好瞅见,几根散落的白骨

掩藏在,枯叶下面

灰白的骨骼,黏着

一团团蠕动的蛆虫

提灯人悲叹:肉体都消失了

为什么灵魂仍然不得安宁

回忆的女人

不可能发生

老女人多丽,固执地想

内心多数时间

呈现出一种错觉

倏然而至的激情,因陌生

而过于羞涩,又美如繁花

时间被迫停下

磨损的心灵,承受

一场浩大的满足

安静后的男人

离开是必然的

女人想:爱是一场赌局

与秋天落叶相比

这次,赌上了遥不可及

土坯房内

女人,已熟谙沉默

没有任何人,窥探到

女人娇嫩的皮肤

被秋风吹老

山谷间,百合花轻轻摇曳

她坐在一块岩石上

读着《霍乱时期的爱情》

隔着苍凉的时光,她忧郁地想

能抓住一丝余温也是好的

死亡裹胁的爱情,经过半个世纪的绵延

可能是隐秘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

也可能是粗暴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

她的盘发上面,插着两朵野菊花

像一位古典仕女,她喃喃自语:

夏天这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风寒降临

光阴里的宿命

哪能轻易转回来

她迷恋,爱情中的疾病

可是,人间没有情药了

精神在战栗中被摧残、碾碎

去什么地方

寻找一片栖息的落叶

读狄金森

独坐山间

每一片流过的阳光

终会老去。(剩余80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