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苏历铭的诗

苏历铭,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毕业于吉林大学,留学于日本筑波大學、富山大学,主修国民经济管理和宏观经济分析。1983年开始公开发表作品。著有《田野之死》《有鸟飞过》《悲悯》《开阔地》《青苔的倒影》等诗集,《细节与碎片》等随笔集。

长椅上

和其他人一样

我躺在游泳池边的长椅上

看暖风掠过丛林

先是一只海鸥飞起

然后一朵紫色的花

说开就开了

花开的时候

山海关以北

正下着鹅毛大雪

城市的公交汽车蜿蜒前行

等车的人顾不上拍落肩上的雪花

故国的雪花不是一朵朵地开

满天都开

我想起某年冬天

坐在绿皮火车紧靠车窗的位置

用手指擦净玻璃中间的灰尘

看天地之间的雪

覆盖所有的道路

火车一路上拉响汽笛

停下来的时候

我却睡着了

在熟睡的时间里

故乡变成异乡

擦肩即是错过

大雪是越来越远的旧事

一朵朵雪花无处落下

只能在心里结冰

然后融化

被海边少年的尖叫声惊醒

我看见泳池里有人正在练习仰泳

手臂甩出的水滴

穿过午后的阳光

落在我的脸上

晨 曦

曙光从云缝中渗透出来

先是照亮眼前的海

再照亮深处的岛屿

舢板漂浮,恰若茶杯里的茶梗

不甘沉没

海底万物生长

也有悲欢离合

否则沙滩上每天不会有遗落的贝壳

一只小螃蟹左冲右突

迷失于返乡的路上

无法猜测去路

最终都会输给大海

大海是永存的

像背后连绵的山峦

它们抵御风暴

对抗消逝的时间

我们自诩是大地的主人

往往无可奈何

每个人的生命都短于沙滩上的

每一粒细沙

阳光染亮海水

大海变成一面镜子

我想把它竖起来

仔细辨认自己

忽然身后跑过几个稚童

其中有人笑出声来

黄鹤楼下

登黄鹤楼

一层层攀援而上

直至触碰空悠悠的白云

长江蜿蜒穿行

千百个楼宇遮蔽碧空下的孤帆

公交汽车缓行于桥梁之上

依旧那么慢

故地重游

我的鞋底早已沾满一地的泥土

多想抖落尘埃

重新变成不谙世事的孩童

或者一只翻飞的麻雀

离别是短暂的不见

有时却是一生的永诀

李白送别他的兄弟

烟花三月,不过是去了扬州

而现在的离别往往消失于

茫茫的人海

坐在揽虹亭的木椅上

看庭院的梅花

一簇簇地闪耀生命的火焰

春风摇晃风铃

叮当响的脆声里,一只静卧的猫

忽然站起身来

遇 见

并不是所有相遇都会停下脚步

在行走中,我们与千万人擦肩而过

人们长着相似的面容

像一只麻雀,遇见一群麻雀

无法看清彼此的眼神

除非一场深入内心的感动

血脉偾张,让头顶的发丝倒立起来

心跳是生命的鼓点

我们却越来越不相信手中的木锤

在自己激励自己的光阴里

怀疑不断敲错节拍

我厌恶穿貂皮大衣的女人

用生灵的命,装扮自己的如花似玉

依旧掩盖不住身体的肮脏

我赞美朴素,开满山冈的格桑花

每一朵是那么的灿烂

遇见是百年修来的福报

可遇而不可求,一旦变成生命的一部分

必是一生的痛

我还没到老年,无法揣度真正的怀念

一路前行的时间里

不会轻易驻足

我把相遇视作最美好的事情

比如遇见雨后的彩虹

横跨天边,而一生的雨中

风不断吹残树上的嫩叶

脚下已是满地的落英

更多的相遇是在镜中遇见自己

人到中年,渴望遇见少年的自己

鬓角早已泛白

像初夏时节,突然遇见

纷纷扬扬的雪

访谈与回应

1.各位都是写作多年,多是《诗林》的资深作者,一路走来,创作历程中的感受和体悟一定不少,有坚持,也有改变。(剩余21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