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首诗中的经验(外一篇)

从哈尔滨到北京一千多公里的铁路线上,我睡的很多,田野像翻开的内脏,无声地铺延开来,又像卷轴一样,无声地合拢。之前,我在送行的朋友们中间,不停地穿梭,喝酒,每日都像同一天,看到在果戈里大街的合影,高耸的教堂被照片截成了两半。现在,我竟然睡得像是死去了一样,没有意识,也没有睡梦,当我的头从桌子上醒来,铁轨的轧轧声沿着薄薄的血管壁轰然传到头顶,睡前读到艾略特的一句诗在耳朵里响着:“我本应成为一对粗糙的爪子,急急地掠过海底。(剩余271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