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组诗)

烛影摇红·霭霭春空

我不会赞美这细雨,不会赞美这高耸的

楼台,好比过去的十年、五十年

始终做不到抄录日记的悠闲

像那鸿雁与柳絮的搭配,孤独与狂欢的搅拌

我不会赞美这低垂的云层,这欢快的流水

那船儿还横在它的渡口,芳草伸向

看不见的天涯:我们的步法依然

笨拙,脚底打滑,就像闷雷取笑着这个春天

清平乐·留人不住

这是条缆绳,系着大海

系着一种超前的风格

好比在一江春水前皱起眉头

让尖厉的莺声装点日落

这心事,不是醉醺醺就能解开

而纸与笔的那一端,是更冷清的

渡口,是绿得发亮的陷阱

没有寄自遥远的信

没有前额和嘴唇,更没有

不耐烦的血、恐怖的光

我有时会嘲笑那条石头船

满载妩媚,却搁浅在风暴边缘

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

还是要思考叶片和夜的关系

香味和寒冷的关系

当它们拾级而上

或倏然滑落

却能够与银河谈着心

这如同月光穿透了乡愁

如同残灯明灭

揣测着那张宁静的网

它蔚蓝、虚无,好比我打着盹儿

在这条街道最喧闹的酒店里

置身于荒凉大海之外

千秋岁·水边沙外

这是最持久的决裂:当繁花似锦

鸟语啁啾,那彻骨的寒冷从未消失

如同我这身世,一个错乱的轮回

苞蕾与翅膀的影子消耗在夜里

同时也燃烧着,挣扎着,成为

异样的绽放与飞的姿势——

既不用理会灰尘,也无须灯的照射

没有静止,没有挑逗,没有空气的

战栗。(剩余390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诗林
  • 诗林
    2017年06期
    电子价¥3.00元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