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自我与确认:读顾雄的图像装置《我就是我》

“文化身份”,现在成了时髦的辞令。英文原文是常听说的,译成中文,读来总觉得夹生,无端联想到身份证:在当知青的岁月里,我虽贵为光荣的“公社社员”,但既无户口本,更没有后来通行全国的身份证。好吧,此后出国“洋插队”,我索性称自己“国际盲流”,至今不改口。

不错,我知道我自己的名姓、年龄、性别。靠什么吃饭呢?画画谋生。(剩余237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