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生活的黑暗光束与小说的“现实性”

写小说意味着在人生的呈现中把不可言诠和交流之事推向极致。囿于生活之繁复丰盈而又要呈现这丰盈,小说显示了生命深刻的困惑。

——本雅明

历史场景的终结,政治场景的终结,幻觉场景的终结,身体场景的终结——淫荡侵入。秘密的终结,透明侵入。

——波德里亚

1

当前中国主流的小說写作深深陷溺于过时了的、浅薄化的现实主义泥淖,继续挥舞着罗伯-格里耶所批判的“对付左邻右舍的意识形态旗帜”,“成为一种庸俗的处方,一种学院派”;或者就是亢奋地迎合着詹姆斯·伍德所指出的那种拥有一套造作、毫无活力的技巧的商业现实主义:“已经垄断了市场,变成小说中最强大的品牌。(剩余550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