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杂种春天

我讨厌春天,所有的春天都得在告别和等待中度过,用我父亲的话说,春天就像个杂种。

他就是在某个春天让人打断了一条腿,他在公社医院上班,一伙二流子在宿舍的走廊截住了他,那条走廊很黑,他甚至没看清他们的长相,就挨了一棍子,母亲听到他的叫唤后,拿了一把菜刀冲出去,我跟在母亲后面,他倒在地上,抱着膝盖,母亲没有去追那伙人,而是蹲在他旁边哭,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羞愧,为我的父母感到羞愧,有人告诉他,他是被误打的,他不明不白地赔了一条腿,后来又因为这条腿,赔了女人。(剩余1734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