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虚构的力量

从1993年的《悲愤》、1995年的《缝隙》一直到2004年的《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李洱坚持十几年精耕细作,构造出一个个丰富的“艺术谎言”。悉心构造自己小说世界的人不多,李洱是其中一个。李洱在创作时总反复推敲、怀疑自己的作文技巧、文本构造,“别人是下笔如有神,我呢,不光‘下笔如有神,而且下笔如有鬼’,所谓疑神疑鬼是也。(剩余567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