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日常感(组诗)

阳台和阳台为何挨近?

再近也有距离,一栋楼

如一个吞吐不停的码头,阳台层出

如船,悬空挂靠,有惊无险

常见,可见,人,和人的一个方面

人不在了,楼和阳台也还可能在

会如现在,楼实在

阳台相互挨近,却不可逾越

只有背景深远的空气可以不依规矩

而目前,鸟笼,花钵,业余的园丁

各有欲望和生存的道理,想想

非人的物事,有时更多自由时光

如红杏骑墙,青苹果满怀倔强

天气好,肉肉的白鸽便能凭空起落

蜜蜂与袖珍的不明飞行物比翼

后者来自哪里,谁管呢

如猫可随意串门,半夜吐露心声

也不算噪音,不算扰民,如你

依不锈之栏,可遥望古代,可俯视

今天,秋色大包大揽,山水无大变

如昨,有人爱藏身,有人喜露脸

季节性感叹

暗地里的画眉能做什么呢

喘着粗气的笨熊早停止瞎折腾

缩身暖巢的,还有枕戈待旦成癖

却再也起不来的猎人,唉

没了天敌的动物该是何种的孤独

冬夜这种特大型口袋,外观好看

日落而息的事物先后低下

醒着睡着之间,闲着,继续

通过记忆,通过梦

各自悄悄处理源自内心的不轻松

太安静的时代容易出事情

譬如,月光与树枝趁机交织

从远方赶过来的风吹得认真且放肆

有时你也在听,在记忆

在能见度几无的梦中,摸索前进

记忆和梦有时很重,有时很轻

它们由特殊材料制成

从无到有

从什么时候,你已习惯随身携带

就像一类人对草药的爱

一棵树都老大不小了

一棵树老大不小的了;还从山里

亲自扎根幸福小区,陷入方言

与混凝土的国度,似乎

立场坚定,独立自主

有时她会靠近;在散步的黄昏

在黄昏的末尾;捉摸一棵树的顽皮

猜测,一棵树身上的城乡差别

从不同角度,她体察一棵树的硬度

预感一棵树在风尘中的晚年;有時

她还结论,一棵树离乡背井

并非全然就是不幸的化身

慢慢的,一棵树形若好汉

勃然于野花杂草的包围圈

一棵树来历不明,却要不了多久

和富有爱心的路灯交上朋友

一棵树其实有所不知,小区的路灯

是一个人静坐时的朋友;而路灯

也不知一个人因何带着陈年的静寂

远远地,暗暗地,打一棵树的主意

远方总以风吹这种方式

远方总以风吹这种方式与我寒暄

风带动一切可能的

能见物,一起,如水,如花

如纸屑果皮和蝉翼

以及昔日之帘

一起,感受光阴,阴晴圆缺

远方总让我陷入古老的等待

而风却总是换着方式

它爱收拾,爱带走

爱让本色的露台空空如也

除了梦想之花

有时台阶上什么也不留下

一月的中间:表面

表面上,春天的到来就为了填盖,急着

消灭冬日的苍白。(剩余75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