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陈波来的诗

不一样

同样多舛,视一根稻草为救命物的人

在犄角相碰,同样低下头

同样矮下身,手牵不住手,只抓昏聩的稻草

视命为一根草芥的人呐

他挥挥手中的斧子,把一个人草草地

從枯槁里惊醒,活鲜鲜跳将出山林

丁酉年初五.感连日灰霾

这样走了有点不对头。白云卸下

一年的债务,走得倒是干净

天要么一碧如洗,要么灰霾压顶

高树只高过公交车站的顶棚,不能再高

没有白云相衬,一些词语就得死去,一些有诗意的比喻

就得从纠缠不清的关系链中,被粗暴抽离

谁是谁的债?谁的债就只是谁的债么

一家的年刚过,万户欣欣向荣,只是

无债之人,并不轻松,更不能向白云看齐

听话

手伸进黑暗中的壁橱,伸进我

不想错过的秘密的喧嚣

世事不能简单地划归裤腰以下的

动物性状态,比如,我把手伸到

你无以想象的潮湿与深远

使得有些事像一张纸,出入意料地

包住火,要么一捅即破

我收回窸窣作响的手

你看,我还是愿意听从的

我的手搓着发烫的太阳穴,我的手

停留在患得患失

而致偏头疼的位置。(剩余135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入秋
    诗歌月刊 2014年11期

    诗歌月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