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游之诗:“载回山水来文身”

纯以里尔克的“诗是经验”和埃德加·坡的“诗作为智识的任务”这样烂熟的论断,来规划“游”在当代诗中纷杂呈像的解释进路,难逃过分怠惰、过度简化之嫌。但,老调重弹的好处在于,一些对当代诗的基本理解可以在这样的框定中得到强调性的确认;预先做出清障,有助于摒除掉那些最不应该进人讨论范围的议题。在“游之诗”(避免使用“记游诗”这一命名的用意,稍后会谈到)这个看似细微局限、实则外延宽宏的文体上,有关诗之“经验”与“智识”微妙关系的领会恰如其分地交叠于其内部,易言之,“游”在当代,不仅是一种诗的题材,更是一种诗之方法,亦是检验诗作为语言艺术在表达经验与心智的“游刃”时必不可缺的试金石。(剩余543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