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劲敌/假如我是一滴水

我好像是一直不怎么爽她的。她肯定也是吧。

在一个宿舍里,总是隔着一张床,我也能瞥见她得意张扬的假笑和极度夸张矫情的手势。我

常常是大幅度地翻一下身,将扭曲变形的脸朝着墙,懒懒洋洋地抽出本书,又啪一下打开录音机,把个Creazy Japanese放得咿哩哇啦响。常常因此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剩余150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