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治愈

结束,或者

我早就料到,无论我去不去二院,我爸我妈都会吵起来。

自我从南加州大学回来之后,他们貌似吵得更凶了。我在南加州读了不到三个月,还没到寒假,就被遣送回来,像个玩笑一般,强行给我买了张机票,把我邮包般地托运回来。对于这事,我没得到任何高能预警,就像看电影没有弹幕似的,没有任何征兆就发生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托运回来,他们更是想不明白。(剩余28628字)

畅销排行榜
  • 时代文学 2012年11期

    时代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