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风吹我

坐在村东大河陡峭的岸上

冥想,盘算日子,和风对弈

忘记假寐的香烟,灼唇,烧手

把血液烤干。河底浪涛汹涌

岸上一棵棵大树粗根裸露,瞬间倾倒

仿佛五十里河岸轰然坍塌,我也不枉此生

卑微,平淡,以险峻终结——

我敬畏和不屑眼前这庞大的险境

包括风在河面的棋盘上

掀起的漩涡,以及

我永远无法预知的生活

戏院

坐在黄昏最后一匹风的脊背上

我要去赶黑夜剧场里最早的演出

梦的剧目可能会被枕头临时取缔

我渴望天亮的锣鼓,却通宵在敲

我如此不屑黑夜的恩宠,知道所有的疼痛

都是瞎子,都对声音敏感,扶着命走路

看戏的星星早都走了,我却懒得收拾道具

特别是太阳这盏大灯

灯笼

用纸包住火,用光盖住黑

用一只手拽住风奔跑的腿

给火穿上透明的衣裳

给光撑上黑色的蚊帐

提着它上路的,不是盲人

就是菩萨。(剩余1071字)

畅销排行榜
  • 红酥手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18年01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 卜算子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18年07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