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六月

天真热。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没有入伏,就热得不像话了。北京的夏天,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的夏天,干脆的,响亮的,边缘清晰的,好像是一只青花瓷大碗不小心摔在地上,豁朗朗的利落决绝。太阳很大,白花花的,把世界照得晶莹耀眼,相比之下,屋子里就有点昏暗了。日光灯倒是亮着的,可是不一样。这种日光灯,小改顶不喜欢,神情涣散,苍白,忧郁,像极了一个女人失意的脸。(剩余10016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