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井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家乡的老井是通神的,虽然她现在已经干枯了。

——题记

老井在家乡小山村最东头,村里人都亲切地称她为“大井”,井口粗得可以掉进一头牛去。井水清冽香甜,不管天有多干旱,这眼井水永远那么旺。水是从南边山里流下来的,小时候,我和伙伴们都喜欢趴在井口往下望,只见四五颗脑袋影子在水里一层层荡漾开来,那是一股如筷子粗细的冒眼,正不停地向外冒水,漾起一层层的涟漪。(剩余8478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进城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09年02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