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短歌行

轻狂(外一首)

郑南浩

屋顶上起先有三只猫争吵

我记得那天不是农历十五

有月亮,黄色的。她说我是风

有啤酒为证,她又说她要去找猫

去找猫的夜半歌声。她还说

今夜,喝醉的人不是我

是风

废墟号

这列火车从我的身体出发

像一根腐锈的钉子,被拔掉

它往前开

以低咽的声息匍匐前行

直至开进黑白胶卷的快门里

它才停下它的速度

它的身体里奔走好多好多

虚假的面孔,浮躁的表演

好多好多脆弱的爱情

以及好多好多腐朽的声音

潜藏,在最后祭奠的哀曲中

两个吹唢呐,一个吹箫,一个拨弦

经过半夜,半盏灯火的佝偻

是敲梆夜巡的打更人

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木瓜记(外一首)

陈波来

小南风送来一场豪雨,木瓜一夜间

更肥硕了一些

各自向顶上的冠叶挤近了一些

而木瓜树的母干显得更纤细

趔趄于阳光

带来的晕眩。(剩余2754字)

畅销排行榜
  • 湿地
    四川文学 2011年04期

    四川文学

  • 死地
    四川文学 2011年06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