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路过(组诗)

雷雨

突然就下来了

突然有了那么大的声响

你相信之前真的有过长久的

悄无声息的酝酿?

那个突然沉默的人

有可能回到了从前

他的安静里有着浓郁的情绪

谁还在分辨他脸上五颜六色的沉浸

滞留的还有低迷的老歌

那里有一只只乱走的伤感之手

有人盯着旧劇照上那个清澈的眼神

有人伤神于话本里冗长的结尾

而那个胸有雷霆的人

内心一定自成气候

泡茶的手被无视干净

眼角眉梢的情谊没有明天的模样

时光像茶水续杯越发寡淡

满大街的雨水仍在不要命地流淌

多年前我们有过很多期望

那份平淡并没有真正到来

失意

我从年轻的时候跑过来

路过你我停留过

我在寻常的路径里跑着

路过你我停留过

有时候跑得像一场干旱

看到你我都无法哭泣

有时候跑得像狂风暴雨

你会诧异我莫名的躁动

也会跑得九死一生

那时我想抱着你哭

像抱一小捆金黄的稻束

我总在跑着 有些可爱的盲目

我总在路过你 总会停留

但你却永在那些失意中

那些天涯海角的那些山高水远的

时间

那些事我没有想明白

有些很久了也有眼下的

我盯着挂钟时间仿佛不动

只要时间动了

事实将在它转动的间隙

露出玄机

显然我跑在了时间前面

像是我的焦灼在跑

而镜子照过来时

我又看到衰老跑在了前面

我不承认我与生活的不和

全缘于无法与时间同步

初夏

那么多人仍在来的路上

美景等在山腰

风中的白茅像招呼着谁

又是初夏如果你在

这个无所事事的人

内心的情节一定因你改变

显然仍有几个你被复制

被按在某些文字里

太逼真了现实中的你仿佛多余

但那人还在疼痛他全部的苦难

也完不成世间真相

他想说出八九谁又能感受一二

你可以独自庆幸

一个平和的人居然能遭过大难

并进入这个被臆想和改造的初夏

嫌栀子花太香蔷薇也太过绚丽

嫌书案前的绿萝爆盆

与这一切相连的生机也都被嫌弃

在神木

记住了那一杯酒

举起来醉了三千里

记住了那曲山歌

被绵延的情谊差点绊住的脚步

还记住了比三千里更长的

那场被煽动的内心背叛

以及记载于旧物事里

梦幻般不会再现的三棵松树

在神木我的记忆里

还存有一点小小的心虚

那是被质疑的情感和幸福

谁还在为谁耽误终身?

还有他眼里假装的委屈

若时光再现她的透彻仍像是罪过

寄畅园

正德年间的失意早付此间的流水和

亭台曲廊

造化如此之美

更多无法化解的终究是狭隘了

比如眼下的你正徘徊并经受的

风过奇石或故地重游时

声声裂帛的轻响

这没被时间治愈的

曾惊动了当时那人眼里的

叶绿和花开

在这方圆之地

或仅仅在那块解说碑前

一份熟悉的绞痛

那年他镜头里只有美的取舍

天空温和 眼神明亮

内心的爱看上去更像一片风景零落

也像一份隐忍和失意

也同样狭隘如同你眼里的那份黯然

被悄然的时光一再贻误

瞎子阿炳

一轮明月从蕙山照过来

撞见他破旧的长褂

瘸腿的墨镜和满脸风尘

一轮明月从蕙山照过来

撞见他敲打的木板

二胡里的流水

顺着流水一轮明月栖落桥头

撞见流水里他幽暗的悲愤

凄凉和孤傲

当时有没有一记惊呼?

当一轮明月又撞见了他眼里的黑

九死一生的黑

而我一头扎进琴声里

撞见了流水里的心

泪流满面的一轮明月

浓霜

阳光升起来了。(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 湿地
    四川文学 2011年04期

    四川文学

  • 死地
    四川文学 2011年06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