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遗恨与尊严


打开文本图片集

渡船离港以后,渐渐就被浸入红海可怕的闷热里。从亚喀巴上船的人几乎都是加沙人。他们从约旦南下,过海后沿着西奈半岛东岸去埃及的拉法口岸,再从那儿回到加沙。

我心里琢磨着这条路线,和戴黑白格头巾的男子、穿袍服的女人并排坐在椅子上。颈椎持续疼痛,在暑热中渐渐难忍。我离开座位,到了甲板上。

凝固的夜,黑暗无边,甲板浸着一层水,视野里浮着蒸雾。(剩余8006字)

畅销排行榜
  • 荞花
    四川文学 2013年12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