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黑夜,我抓住了那束生命之光

腊月十八的清晨,一场大雪飘飘而来。我正在家里吃饭,突然哥哥来电话说母亲病了,已经拉到矿务局医院来了。我听后感到震惊和纳闷,立刻丢下饭碗向局医院跑去。

一辆农用的三轮汽车正停在医院急诊室的门口,哥哥穿着件黄大衣在车旁低头来回踱着步。车厢里母亲的身上盖着一件落满了雪花的棉被和一件旧皮袄。我忙掀开被子的一角,只见母亲头上戴着一个棉帽子,身子蜷曲地侧躺着,两眼泪淅淅地呻吟着。(剩余7860字)

畅销排行榜
  • 园 外
    四川文学 2018年05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