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城市

父亲是乡下人,一辈子没做过饭。

每天从山里劳动回来,父亲往炕头一坐,开始抽他的老旱烟。母亲把饭做好端在炕上后,他才将烟锅放下。

有时母亲偶尔出门,总要事先多蒸一些窝窝头,放在凉爽的仓窑里。父亲收工回来,便在锅里撂一把小米,上面搭上箅子,热上窝窝头,然后在缸里捞一碟咸菜,米湯、窝窝、小菜,三顿饭就这样将就了。(剩余4454字)

畅销排行榜
  • 荞花
    四川文学 2013年12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