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替一根木头表达(组诗)

一个骟匠身体里的硬伤

他独爱驴肉!喜欢像水泊梁山的好汉们那样

大块大块地端在手里

大口大口地撕扯。但他黑瘦、弱小

没有好汉们那样的强壮身材

更没有好汉们那样的侠肝义胆和英雄豪气

他只是萎缩在孤独里的一个

老鳏夫。弯曲在落日余晖里的一个嗜肉狂

像他随手抛弃一截瘆白的驴骨头一样

他先后娶过的两房老婆,先后

将他抛弃,没有发芽没有开花没有结果——

这其中,有多少隐情

尘世的沧桑,人间的悲欢

我们尚且不论

我只知道,他曾经是北堡镇远近闻名的骟匠

修长灵巧的十指间

夹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

谈笑间,他手里就会多出从畜生们裆间摘下的

两颗血淋淋的肉蛋。(剩余2724字)

畅销排行榜
  • 回家
    四川文学 2008年11期

    四川文学

  • 三弟
    四川文学 2008年10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