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生涕泪

读过很多书之后,我才知道我祖父被处以死刑的年代原来已经废除了砍头这种刑罚。而之前的若干年中间,由于直接感受着周围人群对我祖父形象的评价,加上“挨刀砍的”又是我最早接受的一个似乎最痛快最解恨的骂人词汇,因此,我就一直以为我祖父一定是被砍头的——幸好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剥皮、腰斩、车裂、凌迟、缢首、烹煮等等这些我们祖先发明的更痛快更解恨的刑罚。(剩余19882字)

畅销排行榜
  • 手机
    四川文学 2017年07期

    四川文学

  • 无相
    四川文学 2017年08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