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南方水草

树啊树

外婆家院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柿树,另一棵不是柿树。

是香橼。淡黄、微皱、朴拙,沟壑纵横的果实像一件古物,它们灿灿地亮着,挂满一树。我小时候坐在瓦檐下望出去,深秋树影浓淡相宜,外婆站在树下,老花棉衣上映出暗绿枝叶漏下的光点。那时外婆还未如此佝偻,她抬手,有些费力地想要拧下一个。香橼离枝时,柔韧的枝子几番曲折,终是坚持不住,猝然一记脆生生的断裂声。(剩余310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