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老家人

从遥远到临近,我看见麦子生长

从田垄到炕头,我看见孩子生长

我们村,我的根,我再也回不去的山沟沟

现在流淌着雨后的浑水和干净的鱼虾

我是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的?是泥土中,是草丛里,是河边的田地,还是我自己也未曾知道的地方。所有的这些,现在只是记忆的麦粒,我喜欢麦子,因为我的若干生命都和它有关。(剩余8224字)

畅销排行榜
  • 叛徒
    青年文学 2013年06期

    青年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