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写这个故事已经很久,从我十八岁到二十岁的两年间,它一直潜伏着,不时浮出水面,像一条美人鱼,搔首弄姿,勾引我,迷惑我。我为它神魂颠倒,两年间曾有一次我试图去描绘它,述说它,这可贵的尝试令人心痛的失败了,我几乎要放弃,可我始终不曾打消述说它的念头。它柔软,暧昧,潮湿,殷红,迷蒙,它符合我一切美学诉求,但我不能捕捉它,不能把握它,我只能感知,却无法传达,我捉不住它的气息和触感,我不能用任何语言构架讲述,那时我痛苦地意识到,小说写作的过程几乎就是它逐渐死去的过程,一旦它成为了确定的,那种模糊的令人感动的可能性就丧失殆尽。(剩余8959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青年文学 2010年02期

    青年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