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开到荼 花事了

在滚滚如过江之鲫的中国诗歌热潮中我越来越倾心于那些真正用“生命体验”所淬炼和提出来的诗句。它们类似于某种语言的“结石”,在夏日的黑夜中硌疼了我们。这是燃烧的诗,也是冰冷的诗。

读到夭夭的《猛虎与蔷薇》,我在“从凶猛到荼䕷”这句停滞了好久。夏天意味着春花都已落尽,这时间的法则让我们(包括诗人在内)不得不在命定性中反观自身及诸物。(剩余222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