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万物忙于重生 (组诗)

我来到了我的晚年

左手提篮,右手扶髻。花丛中的老奶奶

步履蹒跚却精神矍烁,她望水生烟

那鲜艳的大簇大簇的红玫瑰多么娇媚

那鹅黄的风铃木,白色的金樱子闪着银质

的光

花香汹涌而来,所有的静都是你的

那嫣红的美景,那明月千里都是你的

风吹过她忙碌的眼神,佝偻的腰身

吹过时光中她老枯藤一样的双手和慈悲

暖阳慢慢从骨髓里溢出来

她与花草们比瘦弱的腰身,比长裙的妩媚

比心胸的怀柔,比细碎的脚步

比灵魂的颤动与生命里的风景

她把这些都搬运到了画布上,她念叨往事

赤着脚手捧鲜花,她舍不得辜负这灿烂的

一生

黄昏披在她的身上,她们紧挨着坐在一起

一片接一片的花朵落进怀里,生活多么美好

神性的光芒

当湖水轻移莲步之时

当画家们舞动着色彩燃烧着

一场又一场梦境之时

在鹿鸣湖我们遭遇了神赋予的金色光芒

我确信这片湖水经过了上苍的哺育

光与色彩的完美表达形成片刻的神迹

那明净的温情,暖意的流淌,

缓慢涌动着私奔的欲念

多像是微微安·迈尔镜头中光与影的交响

普天的金黄追赶着天空,带着露水的气味

我说娜仁妹妹,快看——

这些光芒回忆一样落进眼眶,

落进我们彼此的相逢

它带着薄薄的翅膀,

带着欢喜,带着灌木的低语

带着湖水的心跳,这一切仿佛世界的尽头

美的让我心碎,美的像是传说的童话

这些豹子一样奔跑的美好,满足了我虚构

的天堂

它向上生长着的光,

在我的裙边,在我的发髻

夺目成恣意的秋色——向远方荡去

在下一粒尘埃中

天地恍惚,众鸟未归

有人在逆风里生活,变得越来越小

有人无词,无语,静声——像肃穆的教堂

我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它迟疑而缓慢,坚硬而固执的神情

能否喂养世界仅有的这颗心脏

它只是闪着人性光芒的铁屑

不是生活的悲剧与灰色的疑问

能不能不需要呼唤就可听到大地的雷霆

不需要警觉就能听到火焰的轰鸣

无需驱赶就能征服黑蜘蛛一样的夜晚

不用寻觅就可揭示

灯盏的暗语和上帝的哲学

国清寺

一切都是注定的,时间来到人间

我在寻找那些熟悉的光阴

神的乐器

所有的光辉在此变得更加宁静

寺院里的风扬起小僧人的长衫

有些孤独,有些飘忽,有些深不可测

也许,他在妙法堂里度过了一生的好时光

包括寒冷,信仰,内心的善良

他的脚步,不紧不慢的挪动着

像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广种善缘,去嗔念,南无普贤,夜读寒山

多少事物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去

一杯清水,一碗粗茶,一勺淡饭

一间清冷的小屋一场不悲不喜的雨静静下着

在国清寺,你对世界的咔咔声不会束手无策

你对身披暮色的人心存悲悯

无论是辽阔的芳菲,忧患的人间

还是你踮起脚也触不到的尘埃

我只是想轻一点,再轻一点,

在高于人间的地方点燃颂词

万物忙于重生

深冬,一些风吹着

一棵倔强的老芦苇依然在大雪中醒着

即使,它有掩盖不住的踉跄

它暗藏的深意被赫塔·米勒击中

没有什么可以停止

一片叶子的坠落,一条河流的翻滚

雨水敲打著玻璃的幻影,岁月的光斑

时光掠走的不惑之年,壮阔的人生

包括深远的一切,风推着的波浪在诗中摇晃

万物忙于重生,我忙于清点生命的半径

背光而坐

那么多的影子挤在一起——

有草木,有涟漪,有火的种子

有闪电的霹雳,有悲辛与清苦

寂寥挨着寂寥,雾霾挨着知命

假象挨着瘟疫,时间挨着轮回

满地的暮落挨着淙淙的流水

腐烂与新鲜的事情,都可以遗忘了

包括铁钉一样的记忆,

雪夜浪漫的残骸

光阴背面的东篱与隐菊

可以淡,可以忍,可以大慈大悲

可以根深而无需叶茂,

可以素心而倦怠喧闹

可以静观婆娑安顿自己的心灵与悲喜

如果你能放弃江山与王冠

你能抵御火焰的出场,

无以匹敌的繁华与虚狂

以洁净之心面对我们的最初与最后

也许,我们应该感谢这斜坡上的阴影

感谢光的背面,

让我们懂得转身,懂得自省。(剩余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