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火车呼啸

火车呼啸,穿过田野、山川、村庄以及白昼黑夜春夏秋冬,像一枚坚韧的子弹,击中我的忧伤。

火车经过乡村时,火车里的人不会知道,在山顶的村民们看来,那不过是条慢慢爬行的青菜虫。正午太阳很好,村民们又躺在草坡上取笑火车了,说它不会爬山,不会冒烟,只会呆头呆脑地往前爬。进入深山的火车,的确矮下一截,随便一棵树都比它高。(剩余3034字)

畅销排行榜
  • 故乡
    南方文学 2018年03期

    南方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