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人能走到哪里

银城的冬天是较真儿地冷,房子被冻成了酥酥,一碰,掉些土渣。我们背靠在美食一条街的吴家烧饼店铺门前,原本这里是东巷石吊胡同口,这样能挡些风寒。风声拧成麻绳从笔直的街上甩过来,跟进来一阵一阵嗡嗡嘤嘤的哭声,哭声从美食街紧靠的小区首楼三楼的老善家传出来。

“今天是给老善上坟的日子。”

父亲说着用力揉搓手里的面团儿,面团儿在木面板上翻滚,挤压得嗷嗷直叫。(剩余9510字)

畅销排行榜
  • 故乡
    南方文学 2018年03期

    南方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