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些流水正向西去

一座长满水的山

她的脚尖,指尖,小腿,大腿,肚脐

后背,前胸,都沁满水

装不下的水流出来

由石门峡负责接收,送走

站在石门峡深处,我也举目相送

透过阳光的缝隙,我窥视到她的眼里

也装满了蓄势待发的水

为避免引发她眼里的水流淌,我收起悲伤

真怕石门峡接不住,也无法相送

也怕她的余生,会就此止不住泪水

更怕一座山,在泪水中崩塌

盛夏光年

窗外,太阳挂在枝头

一起挂在枝头的,还有芒果

太阳比芒果大一点,黄一点

于是,它便赐予这些芒果黄金般的颜色

每天仔细晕染,打磨

像母亲把爱给予孩子一样

细致而情深

这盛夏光年的喜悦

全部都藏在

一轮朝起暮落的太阳底下

大风穿堂而过

火就那样正经八百地站在屋子中间

照出每个经过的人人心惶惶的样子

其实火也慌张,比松明燃烧还慌张

炭火开始红起来,散发着热

火焰飘起来,尖上配有一抹蓝

大风穿堂而过,带走浓烟夜色,污秽和不安

手上月牙色的疤痕提醒我

那些温度失控的事物

是会带来伤害的,需要远离

一些流水正向西去

更多的热淌过来。(剩余1260字)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