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最后的猎王

刀尼嘎个头高大,皮肤黝黑,沉默不语。每次我抵达芒公村落时,这个像山一样沉默的男子都会安静出现,再悄然离开。他的脸、眼光、举止和背影平淡而安静,似乎经过的四十余年仅是四十余个春秋的轮回。直到在他的家中,他将二十多年前猎到的整张黑熊的皮展现在我眼前,我才触摸到他潜伏于生命中的激流。

那是2010年初夏,持续了一个冬春的旱情再度翻过整冬向着初夏蔓延。(剩余8381字)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