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我的南高原

嘎洒小镇

适合在这里跳舞,穿长裙

傣族女人的歌,是一部迁徙史,听得惊心

喝酒,总不醉,去江边讲许多话,给水听

嘎洒江不宽,像清纯的诗人

沿路都是槟榔树,小和尚走过

花街的这头到那头就有了佛光

泼水节

水从车窗外进来。大槟榔园的祝福

要泼,才算给

我是彝族的索玛

现在,被浇透

彝人尚火傣家喜水

这一刻,先祖应允许我水火都爱

路边,握水碗的汉子在笑

单手作揖,大声喊:水呀水!

过世族庄园

借道,我只是路过

这么森严的大宅,必锻轧故事

大风吹,凉了墙头的飞檐

乾隆帝的诰封也散尽

不会看见前人,哀牢山里的谜

都是石头一样深沉

世间,路太多,选了,就自己走下去

坚硬的水

夜静,水向下,撞入岩石

哀牢山轰鸣。(剩余66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 雪味
    民族文学 2011年12期

    民族文学

  • 舞蹈
    民族文学 2018年03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