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恍如我对你的爱

天灯,又叫许愿灯

我会站在桥上放孔明灯,看它渐至高远

满足你对陨星的悲悯

桥下的后照河,让升腾而去的灯盏

在空中,有了和河流一样的走向

它们的弧线,挣脱低空的时候

与高处的风实现了并轨。我的女儿

当你十年再未见到流星,或者萤火

那些越来越远,越来越黯淡,越来越颓废的光点

愿意成为我发布在夜色中的伪证

让你获得短暂的沉迷,和熹微的欣喜

川河盖的反光

晨曦中的川河盖

最亮的反光,一定不是来自央尼的银耳珠

而是来自打早的毕兹卡老人

刚从新土里提起来的,白亮的铧尖

高处的红土将一块黑铁磨得雪白

远远地,亮了一下,又亮了一下

当黄牛慢慢吃着草朝我们挪移过来

川河盖最亮的反光,熄灭了

这时候只有央尼的耳朵还在发光

这时候只有我的眼睛还在和高盖对抗

渝陕界梁

北坡的草绿了,南坡的草还有一些旧颜色

枯白覆盖在嫩绿上,远远看去

青草还在谦让着枯草,生者还在为死者留出面积

我不知道,收尽高山草原枯色,会让积雪多么疲倦

我也不知道,由南向北,返青的过程

我是否有耐心,用近乎失明的眼睛,去看见

嗯,我只想站在梁上,前胸恍若北坡

后背恍若南坡。(剩余1044字)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