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扯布郎

在日常生活中,扯布郎只有一条路可走:从宅厂到古木。

宅厂到古木五里多地,全村十来户人家,居住在半山腰上,四季招风,终年锁雾。田是望天田,地是茅草地。过去瑶胞老人常唱“宅厂蓑衣来当被,衣服烂如南瓜棚。丝瓜藤子做裤带,芋苗叶子做斗篷”用在扯布郎身上是最贴切不过了。七岁就成了孤儿的扯布郎生就一副五短身材,瘦得皮包骨头不说,单是额头一波波皱纹,眉毛下面那一双似眯非眯的老鼠眼,像一个小小的黑豆嵌在面团上,就让人感到他生得另类,加上他成天穿着用棕叶或者稻草当扣子扣合的家织布衣,双脚拖着没有后跟的解放鞋,鞋尖露出几个脚趾头,肩上斜挎着一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的烂背包,是人见了都想笑,笑罢之后又忍俊不禁要把他逗着取乐一番。(剩余7424字)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