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星星和霓虹

娘是不认识字的,却会数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就像数着自家地里的大白菜,红萝卜,就像那些星星,是经她的手一点儿一点儿伺弄大的。父亲呢,修屋造瓦,箍盆打桶,样样来得,什么把式过一眼就会,一把白花花的大斧头抡得飞,却把持不住半截笔头,握起笔来,就像是手里头倒提着半座山。人们的疑惑毕毕剥剥就冒出来了,好比是心里头长出来的茅草,人们就想,庄稼人到底是庄稼人嘛,庄稼人就该有庄稼人的样儿,人们又忍不住嘀咕,斧头抡得再快,还能变成飞机的螺旋桨?能飞得上天去不成?末了总还要补充一句:黄牛学什子马跳呢,林家堡一个祖宗传下来的,都是本分的庄稼人嘛,还能脱了种?

娘这回却是铁定了心,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就像是听不懂别人的嘀咕,就像是听懂了也把它们当成了山岗上吹过来的风,冬晚,冬晚——娘仍是这样响亮地唤着冬晚的名字,粘粘的,软软的,江南的春雨一样绵延着,拖着老长的调调,似乎是想让整条街子上的人都来得及听听她的“冬晚”。(剩余994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