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记忆里鲜活的铁锈味

当对过去的时光抽丝剥茧后,我还能轻易辨别出蝴蝶牌缝纫机、面条机、大铁锤、土武钻等等器具的名称,闻见那股从时间深谷里溢出的浓郁铁锈味。确切地说,它们只是一些工具。铁制表皮。手触冰凉。构造简单。在我们村庄,它们曾是一种家境殷实的象征,也是父母艰辛劳动的得力助手,而现在已成为生活步伐执着向前的有力见证。作为我记忆支点的那些铁制器具,因沾染人间烟火气而散发出温暖气息,不论是在时间深处被淘汰,或是在繁华今生得到优良改进,都无一例外地阐释着一个恒古的话题——不变的永远是变化。(剩余5539字)

畅销排行榜
  • 远水
    民族文学 2011年02期

    民族文学

  • 闷火
    民族文学 2011年08期

    民族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