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宣传文学”的悲哀

流沙河当年因为《草木篇》一诗,被高层点名批评,打成右派。晚年的流沙河躺在病床上反思自己一生的创作:“恨平生写尽宣传文学。”作为一个作家,一生的文学生涯不能以艺术追求为目的,而是以“宣传”为目的,到头来挑拣一生的创作,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所以发出这样的感叹。

当然不只是流沙河一人,这是流沙河那一代作家共同的悲哀。(剩余112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