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茶味


打开文本图片集

说到茶,我还年轻,没有见识过许多茶味,难免捉襟见肘,舌尖滑过一片茶,说不清道不明是哪种,只知那一种泥做的水样的东西,留在唇齿间,将人往空明的高处升。四月时候,清明到谷雨,正是新茶时节,蛰居一冬的,探出脑袋,又赶上这样好听的节气名字(节气的名字都藏韵,如芒种、入梅、白露、雨水)。嫩芽,指头一掐,是一痕油油的茶绿,嗅,躲不掉的清香,嚼,苦涩又回甘。(剩余3201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美文
  • 美文
    2013年22期
    电子价¥2.4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