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的第三条岸

读《北京和尚》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汪曾祺于上世纪80年代所写的《受戒》,在故事框架上,它也是一个出家人与一个俗世中人之间的事。但在《受戒》中,作家将一场“倾庙之恋”写得诗意又美好。2016年5月25日毕飞宇在浙江大学讲读《受戒》时说:“把宗教生活还原给了‘日常’与‘生计’,这是汪先生对中国文学的一个贡献。(剩余4038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心结
    六盘山 2013年02期

    六盘山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