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流程(组诗)

我回到黄梅地界了。高铁太快,

从北京到不南不北的湖北,

七个小时

就完成将流云树木山石

不起眼的小草

数不清的灯光

统称为流程的过程

我没有方向感,除了

认识爱情这两个字

我对流程起点的辨认

停留在十月怀胎初期

哇哇坠地的啼哭

还能想像什么?

无非是有一天身板佝偻

坐在灯下,面对无法用柔软的棉线

征服冷硬的针孔生闷气

之前,找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找不到的那根缝衣针

在窗帘上喊了我很多声了

我就是听不见

对面阳台传出歌声

一个字一个字砸上玻璃窗

象跳弹,换个角度

砸在心脏外围的护栏上

再转弯,砸碎

明眸皓齿,身轻如燕

刺痛尖锐,从很深很深的井浮上来

我认出,那些荡漾的水纹

早就定义了什么叫流程

婚姻编年史

这个奇怪的词语,忽然从词典里冒出来

左边有排列含义,右边类似漫长的延续

中间,呈现整体日子

用陌生而严肃的眼光

一直看着我

麻雀,在窗外广场树丛绕了无数圈

它们飞行的速度总是快于双腿

钢琴声从更远的楼房里飘出

“献给爱莉丝”

然后呢?当爱如年画淡去色彩

鸡毛蒜皮的战争

爆发时,有没有人

忽然停顿一下

一下,就不难想起与你瞪眼的女人

我不是一场北风

不了解它真实的想法

也不知道它的目的地

我所能做的 只是忍住寒冷和黑暗

把那些摇摇欲坠的事物重新安顿好

然后摊开风暴之上的

平静生活

与光同尘

午后老屋。(剩余50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辽河 2012年11期

    辽河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