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斗转

李小亮来单位告诉我徐二愣脑出血住院快不行了的时候,我大概表现得过于幸灾乐祸,这让我在单位的口碑大幅度下降,在以后的几年里我不得不对他的家人作出了长久的补偿,而即使这样,依然有人对我的人品指指戳戳。

我和徐二愣搭档将近五年,这期间,他一直是我的上司。其实也没什么,这个组只有我们两个人,管着县城西片的大量的商户。(剩余755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