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他总是催促结婚

酒 吧,响着柔情的音乐。子东的脸颊,泛 起了绯云。

我说:“不喝了吧?”

子东说:“喝,就要喝。”还说,“你没忘吧,那年雪天,我俩……”

我打斷子东,说:“怎么会忘?那年雪天,我俩,就在我家里,喝掉了一壶小米酒,后来,你哭了,你说,心里只有我……”

子东笑,还说:“臭美!”

我说:“想不认账?”

“认账又能怎样?”子东杏眼粘我,“你有子敏。(剩余134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