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命名的典礼

长江,母亲的河流,

你春夏秋冬一直地流着、流着……

孕育了又分娩了无数小小的沙洲。

你怎么不像我们家乡那些年轻的农妇,

骄傲地解开衣襟,用圣洁的手托起胀满的乳房,

而后含笑地低唤着婴儿的乳名呢?

啊啊,你这粗心大意的母亲的河流呀,

从来就没有给沙洲起过一个名字。

长江啊!

你微笑着向东流去了,

却把命名的责任托付给你两岸的居民。(剩余310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