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致我们木质的肉身


打开文本图片集

木枷诵

1

我听见清晨在窗口盛开,昨夜攀出院墙的

忍冬草

带着洁白的花冠,走在低垂的小溪

所有尖锐的,或圆滑的石头,化作了鱼群

又在泛青的脊背长出翅膀

你要到哪里去呢?

当你的亲人,将床榻移出久病的房子

一只黑嘴雀的喉咙猛然烧了起来

你在一堆一堆星火中,伸出左手

抓住了一条根须

2

你拼了命地,不让自己飞了去

这渗了太多白的梯子

沿着刺枣树伸进你的脚踝

你听见风,隔着皮肤不停地拉扯

你想到在松树林锯条木的父亲

他的头顶升着淡淡的雾

母亲还在堂屋祈祷,以她的神明

天井的苔藓快要爬满她的手臂了,她浑然

不知

你偶尔看一眼,玻璃里的人

三十年了,微笑从未变过

3

春天的湿气灌满你的脉管

花朵是甜香的蜜浆

在树上涌动,在草叶间涌动

鹧鸪的啼叫在越来越翠绿的肉身窜来窜去

你看着一朵云发呆,在遥远的浔郁平原

一棵棵甘蔗抽出尖齿,一株株水稻排好兵阵

你为这将要被分食的冷感到宽慰

4

雨,此去十年,五十年,或更久

现在由熏黑的屋顶发出回音

你无从理解一段椽子的密度

像无从理解现时的指节

那不属于你的十棵植物

此刻正迎着风

在黑白键上灵活地弹跳

5

阳光与树影之间,一张被人丢弃的报纸

日期已经模糊,只剩木质的气味

像游客。(剩余101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